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法学园地>>业务研讨>>正文
人民陪审员职权分工机制探究:以事实问题与法律问题的区分为前提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5日 17:48 文章出处:

编号:

人民陪审员职权分工机制探究:以事实问题与法律问题的区分为前提

论文提要:

人民陪审制是司法民主的重要体现,但现有的人民陪审员制度长期存在“陪而不审”、“审而不议”的问题。为解决这一痼疾,今年4月份开始的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调整了人民陪审员的参审职权,明确将逐步探索实行人民陪审员不再审理法律适用问题,只参与审理事实认定问题。上述职权分工的前提是,事实认定问题和法律适用问题的区分。虽然理论上二者是可以区分,但实际上事实问题抑或法律问题不是非此即彼的二分法,它们的边界是模糊不清的。就事实认定问题而言,除了要依据程序法和证据规则对客观事实进行证明外,还要依据实体法规范对客观事实进行“裁剪”,形成法律事实。人民陪审员对法律事实的认定主要是事实判断,而对事实问题进行“裁剪”应是法官的职权。文章指出,要明确人民陪审员的职权范围,就要明确案件的事实问题,应由审判长在控辩(诉辩)双方的参与下归纳案件事实问题清单。而且应当将案件事实问题清单的归纳作为人民陪审制诉讼制度中的独立程序,赋予其程序意义和法律后果,同时与法官指示制度、庭前会议制度结合,并体现在裁判文书的内容中。

全文共9782字。

主要创新观点

1.事实认定问题和法律适用问题、客观事实问题与法律事实问题的区分,是论述人民陪审员的职权分工机制的前提和基础。

2.为了明晰人民陪审员的职权范围,应借鉴法国陪审程序中的问题列表制度,构建人民陪审员参审机制中的案件事实问题清单归纳程序,赋予其程序意义和法律后果。规定审判长应在控辩(诉辩)双方都在场的情况下归纳案件事实问题,并征求控辩(诉辩)双方意见。当事人认为某一问题被错误划分为法律问题或事实问题的,从而导致裁判错误的,可以上诉。

3.要将案件事实问题清单归纳作为一项独立的程序,必须同时建立法官指示制度,而且应经过庭前会议程序。在裁判文书中也应体现事实问题清单的归纳。

以下正文: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逐步实行人民陪审员不再审理法律适用问题,只参与审理事实认定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随后公布的《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方案》(以下简称“《试点方案》”)和《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实施办法》(以下简称“《试点实施办法》”),将人民陪审员的职权分工列入试点内容,要求试点法院就此开展试点,积累经验。通过百度搜索有关的媒体报道,目前河北省唐山市路南区法院、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法院、江苏省无锡市南长区法院、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法院、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法院、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法院等已开展相关改革,学界争论已久的人民陪审员职权分工问题上升为实践探索。但既不同于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也不同于大陆法系的参审制,这次试点的人民陪审员职权分工并非简单的事实审与法律审分离,无法简单移植或照搬。

我国的人民陪审制度本是移植他国法律,200551日起实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制度的决定》(以下简称“2005年全国人大《决定》”),确定人民陪审员除不能担任审判长外,与法官有同等职权,包括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1)实行十年来,最为国人诟病的人民陪审员“陪而不审”、“审而不议”问题始终未能解决。人民陪审员职责不清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法律素养和专业性而言,人民陪审员远无法与职业法官匹敌,于是什么都参审,但什么都无法表达异议,最终沦为法官的陪衬。(2)此次试点工作调整参审职权,目的在于推动人民陪审员实质参与审理案件,最大程度上发挥人民陪审员富有社会阅历、了解社情民意的优势。(3)要明确人民陪审员的职权范围,前提是区分好事实认定问题与法律适用问题,有必要从事实问题与法律问题的区分理论对人民陪审员的职权分工问题进行一番探究。

一、人民陪审员的职权分工:事实审与法律审的分离

结合《试点方案》第二条第五项,以及《试点实施办法》第23条第三款的规定,法官与人民陪审员之间新的职权分工,实行的是法官与人民陪审员共同决定事实认定问题,人民陪审员可以对法律适用问题发表意见,但无权决定,法律适用问题只能由法官决定。这与英美法系的陪审团与法官之间实行事实审和法律审的职权分工不同。

(一)事实审与法律审

学界一般观念认为,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是有职权分工的陪审制度,陪审团负责认定案件事实,法官负责运用法律,即事实审与法律审的分工。而大陆法系的参审制则是无分工的陪审制度,法官与陪审员共同决定事实问题和法律问题。

不过,认为英美法系的陪审团职权仅限于事实审的观点也是不准确的。在刑事案件中,陪审团需要决定的是被告人是否有罪。这个问题本身既包含事实问题,也包含法律问题。被告人是否作出某种行为是事实问题,但该行为与某种罪名的对应就是法律问题。而且在美国,民事案件的陪审团除了裁定事实问题外,还要决定行为人的过失问题和损害赔偿金的数额。(4)这两个问题显然要对法律进行解释并适用法律。不过同一个问题要么由陪审团来裁决,要么由法官单独审判。从这个角度看,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确实是非常明确的分工,分别决定,分别负责。

日本的裁判员(陪审员)与裁判官(职业法官)的职权分工又与上述两种陪审制度不同。在适用裁判员制度审理的案件中,一般由3名职业裁判官和6名裁判员组成合议庭,共同决定事实认定、法律适用以及量刑问题,但对于法律的解释,以及有关诉讼程序的判断,只能由合议庭中的职业裁判官决定。(5)

(二)排除人民陪审员对法律问题的表决权

不同于英美法系陪审团制分工负责的职权划分,试点工作确定的人民陪审员与法官之间的职权划分,是既分工又共同负责。原本人民陪审员在审理案件时,除不能担任审判长行使对庭审的指挥权外,与合议庭其他法官行使同样的职权,即与法官共同决定诉讼程序、证据的证明效力、案件事实、罪名选择和量刑确定等所有问题。而试点方案确定的分工是,人民陪审员对法律适用问题不再享有表决权。法律适用问题包括与事实认定有关的证据资格、证据规则、诉讼程序等问题,只能由合议庭中的法官决定。而案件中的事实问题,人民陪审员要与法官共同决定。如果用排除法来理解,新的职权分工排除了人民陪审员对法律适用问题的那部分职权,类似于日本的裁判员制度。但日本的裁判员只是对于法律的解释、诉讼程序没有决定权,对于其他法律问题还是有共同决定权的。

在人民陪审员只参与事实审,不参与法律审的新的职权分工前提下,上述已开展试点的法院探索了不同的分工机制,具体见下图(6)

法院

合议庭组成结构

合议庭的分工机制

河北省唐山市路南区法院

3名法官+3名陪审员

分别合议制,即人民陪审员组成事实审团队、法官组成法律适用团队,分别合议,各自形成合议结果后相结合形成裁判意见。

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法院

1名法官+2名陪审员

陪审员先对事实认定问题发言,审判长再对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发表意见,形成一致意见。

江苏省无锡市南长区法院

未见报道

分成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两阶段进行合议,陪审员只对事实认定问题发表意见。陪审员与法官对事实认定的意见分歧较大时,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

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法院

2名法官+5名陪审员

认定事实时合议庭按多数票决制形成意见,对法律适用问题,合议庭中的陪审员形成一种意见,然后与合议庭中的2名法官按多数票决制形成意见。

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法院

3名法官+5名陪审员

对事实认定问题,人民陪审员组形成统一意见,再向合议庭提出

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法院

2名法官+5名陪审员

未见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法院正在试点的职权分工与《试点方案》和《试点实施办法》规定的人民陪审员职权范围并不一致,而且也看不到合议庭如何划分事实问题和法律问题的范围,而这是职权分工的前提。

二、人民陪审员职权分工的前提: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问题的区分

(一)事实问题抑或法律问题不是非此即彼的二分法

能进行上述职权分工的前提是,所谓事实认定问题和法律适用问题能够明确区分开。那么是否可以这样区分,判决书里“经审理查明”部分就是事实问题,“本院认为”部分就是法律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

如上所述,认定被告人有罪并非简单的事实认定,还需要将被告人的行为与某一罪名对应,就涉及到对该罪名有关的法律进行解释和适用的问题。除了诉讼程序、证据能力等很明确属于法律问题,以及当事人是否作出某一行为、某个事实状态是否存在等纯粹事实问题外,大部分诉讼中涉及到的问题,都不能很明确地被区分为事实问题还是法律问题。甚至在罪名确定后的量刑环节,还需要认定是否存在量刑情节,同样涉及到事实认定问题。

(二)客观事实与法律事实

再来探究一下事实认定问题。从司法裁判的角度,事实这个概念可以区分为客观事实和法律事实。客观事实就是真实存在的情况,即发生了什么。在诉讼中需要用证据适用证据规则来证明,因此也被称为证据事实或生活事实。(7)但是裁判所依据的只能是法律事实,即能够与某个法律规范构成要件对应的事实,因此需要用实体法规范对客观事实进行评价。客观事实的证明是认定法律事实的前提,但法律事实不一定是全部的客观事实。

比如一起民间借贷案件,甲起诉称乙借了五万元,一直没有归还,要求乙还钱。那么甲出具证据证明其曾经于某年某月以银行转账的方式将钱转给了乙,乙出具了一张欠条,约定某年某月还钱。这两个事实首先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同时符合借款合同成立要件,那么也是法律事实。但如果甲说去银行转账那天顺便去商场买了冰箱,可是这个事实与借款合同成立与否无关,虽然也是客观事实,但并非本案的法律事实。因此,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法律事实的认定就是适用实体法对客观事实(生活事实)进行“裁剪”。(8)判决书中“经审理查明”部分,首先应为客观事实,也就是生活事实、证据事实。虽然在“本院认为”部分,判决书还要依据实体法说明客观事实与法律规范之间的关系,即是否符合法律规范的事实构成要件。但是诉讼不能“无”的放矢,在“经审理查明”部分的客观事实应当是与本案诉讼请求(指控的犯罪)有关的事实,是依据法律规范“裁剪”过的事实。(9)

(三)人民陪审员认定的是法律事实

将事实认定问题区分为客观事实的证明与法律事实的认定,决定着人民陪审员不同的职权范围。一般观念认为,客观事实的证明属于事实认定问题。(10)法律事实的认定是适用实体法对客观事实进行评价,按理说应属于法律适用问题,按照《试点方案》的规定,人民陪审员是没有表决权的。相对于职业法官,人民陪审员的优势在于他们的生活经验、普通常识和基本理性更能辨别事实真伪,而并非精通法律知识和法律方法。调整人民陪审员的参审职权,目的在于推动人民陪审员实质参与审理案件,(11)不能让法律知识和法律方法成为人民陪审员参审的羁绊。

但是如上所述,实践中在诉讼过程中不可能很明确先进行客观事实的证明,再进行法律事实的认定,通常在法庭调查阶段,控辩(诉辩)双方,就会结合实体法出示与认定法律事实有关的证据。特别是客观事实在构成何种法律关系的界线并不是很明确的时候,结合实体法对证据进行说明就很重要。比如自带工具用房主购买的建材装修房屋是雇佣关系还是加工承揽关系,被告人强行夺去被害人财物的行为是抢劫还是抢夺等。事实的证明过程如果不结合实体法中两种法律关系(罪名)构成要件的区别进行举证,那么将是没有意义的。这时候,客观事实的证明与法律事实的认定是结合在一起的。张明楷教授就认为,对案件事实的认定, 就必须以构成要件为指导, 围绕着可能适用的构成要件认定案件事实。(12)因此笔者认为,人民陪审员对事实问题的决定权应当是对法律事实的认定。只有结合实体法规范,对纷繁复杂的事实线索进行整理归纳,去芜存精,事实的证明过程才是有意义的。

(四)人民陪审员只对法律事实进行事实判断

运用实体法知识对客观事实进行评价并非人民陪审员的优势,虽然人民陪审员对于法律事实的认定有表决权,但是他们的职权还是主要在于对事实存在与否的认定上。他们只需要作出事实判断,而无需作出价值判断。比如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那么贪污数额的多少就属于事实判断问题,但至于是否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量刑标准,则属于价值判断问题。事实判断主要运用的是程序法和证据规则,而判断哪些属于与诉讼请求(指控的犯罪)有关的法律事实问题,则涉及到对实体法规范的解释,属于法律适用问题,应当由职业法官决定。(13)也就是说法官负责事实的“裁剪”,而人民陪审员对事实的存在与否有表决权。因此,为了明确人民陪审员参审对哪些问题有决定权,应当“裁剪”好案件事实问题清单。

三、事实问题清单的归纳

(一)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

《试点实施办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合议庭评议案件前,审判长应当归纳并介绍需要通过评议讨论决定的案件事实问题,必要时可以以书面形式列出案件事实问题清单。这里的“案件事实问题清单”就是人民陪审员的审理范围,而且是有表决权的范围。案件事实问题清单首先应当包含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

在成文法国家,法律适用的“三段论”逻辑推理体现在裁判过程,则是先审查当事人提出的诉讼请求(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是否可以对应于某法律规范,然后依据该法律规范的构成要件进行事实认定,最后将实体法适用于事实得出结论。(14)那么可以与该法律规范的构成要件对应的事实,就是案件的要件事实、基本事实。比如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认为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335条,上述条款中所称的“基本事实”,是指用以确定当事人主体资格、案件性质、民事权利义务等对原判决、裁定的结果有实质性影响的事实。在刑事、民事、行政三种不同的诉讼案件中,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可见下表。

诉讼类型

诉讼内容

案件基本事实(要件事实)问题

刑事诉讼

是否构成犯罪,是否承担刑事责任,以及判处何种刑罚

被告人是否作出某种犯罪行为,造成刑法规定的后果

民事诉讼

确认之诉

确认某种法律关系存在或不存在

与某种法律关系成立、生效有关的事实问题

给付之诉

被告负有某种给付义务

被告给付义务成立要件有关的事实,以及给付义务未履行的事实

形成之诉

变更、消灭某种法律关系

与变更、消灭某种法律关系的法律要件有关的事实

行政诉讼

撤销之诉

撤销被诉具体行政行为

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具有合法性的事实

变更之诉

变更被诉具体行政行为

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当或有错误的事实

赔偿之诉

行政机关应赔偿相对人因具体行政行为遭受的损失

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且侵害原告的合法权益的事实

履行之诉

要求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或履行给付义务

行政机关负有法定职责或法定义务但未履行的事实

确认之诉

确认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无效

被诉行政行为违法,但不需要撤销或可以不撤销的事实

在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程序,法官在开庭审理前,可以从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理由中找到可能适用的法律规范,并依据该法律规范的构成要件概括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在刑事诉讼程序,则是依据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对应的法律规范,来概括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这些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就是需要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理的范围。

(二)案件的争议事实问题

以控辩(诉辩)双方的主张和举证为基础归纳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后,法官还应该归纳案件事实的争议焦点。案件的基本事实千头万绪,但并非所有基本事实问题都需要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理。比如上述民间借贷案件,甲主张某年某月乙打电话来协商借款五万元,其后甲于某年某月以银行转账的方式将钱转给了乙,乙又于某年某月向甲出具了一张欠条,约定某年某月还钱。上述主张,包含三个基本事实:甲乙协商借款、甲将借款交给乙、乙出具欠条。如果乙全都否认,那么上述三个基本事实都是该案的待证事实。如果乙都认可,只是主张已归还欠款,而甲不予认可的,待证事实就变成乙是否已归还欠款,依据的是证据规则中的自认规则(15)。依据证据规则排除了不需要举证证明的那部分事实问题,就是案件基本事实中存在真伪不明的那部分事实,才需要合议庭审理。而适用证据规则,属于法律适用问题,应当由法官负责归纳案件的争议事实。《试点方案》第二条第五项第二款就规定,由审判长归纳案件事实争议焦点,并告知人民陪审员。

(三)事实问题清单归纳作为独立程序的法律意义

明确事实问题清单,也就明确了人民陪审员的职权范围,为人民陪审员与职业法官在案件合议时的职权分工打下基础。例如法国的陪审程序就规定了问题列表制度,目的是使陪审团的思维更为清晰,审判更为精确。虽然法国的陪审制度经历了从陪审团制到参审制的变革,但问题列表制度一直被保留下来。根据该制度,在陪审程序中,审判长依法律规定将案件进行细化分解,制作一定数量的问题,并在控辩双方均在场的情况下宣读,要求法庭和陪审团应当作出回答。(16)同样规定了问题列表制度的还有西班牙和俄罗斯。

对于人民陪审员参审的诉讼程序,事实问题清单归纳有着重要的法律意义,关系控辩(诉辩)双方的切身利益。人民陪审员参审职权进行分工后,事实问题和法律问题的合议机制是不一样的。对某一个事实问题,人民陪审员的看法可能与法官相反,在人民陪审员参与表决下,尤其是合议庭中陪审员人数多于法官人数时,合议结果与完全由法官组成合议庭审理的结果,可能会出现很大的不同。但是《试点实施办法》第二十三条并未将“以书面形式列出案件事实问题清单”作为一项独立程序,而且控辩(诉辩)双方对于某一项问题属于事实问题还是法律问题也无从表达意见。

鉴于事实问题清单归纳具有的法律意义,笔者认为,应当将其独立作为人民陪审员参审机制的一项必经程序,而且是合议程序前的必经程序。可以参考案件争议焦点归纳的程序,规定审判长应在控辩(诉辩)双方都在场的情况下归纳案件事实问题,并征求控辩(诉辩)双方意见。另外,当事人认为某一问题被错误划分为法律问题或事实问题的,从而导致裁判错误的,可以上诉。如果查证属实的,可以构成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一款第四项“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刑事诉讼法第227条第五项“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情形,由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四、事实问题清单归纳的制度保障

将案件事实问题清单归纳作为一项独立程序来考察,应当同时建立以下三项制度作为保障:

(一)法官指示制度

如上所述,事实问题和法律问题的界限有时候并不是很清晰的。比如主观过错是故意还是过失、是直接故意还是间接故意的问题,究竟属于事实认定问题还是法律适用问题。首先这肯定是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但是其判断并非简单的事实判断问题,必须结合实体法规范中关于主观过错的规定进行解释。人民陪审员在审理这一问题时,必须先由法官对涉及到的法律概念和法律规定进行解释和指示,而法官的解释和指示对这一事实问题的判断结果有重要影响。

法官指示制度在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中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陪审团对事实问题进行讨论和表决时,必须听从法官对于法律问题的解释和指示。对陪审团裁决原则上不可上诉,但若证明法官指示错误的,可以构成上诉的理由。有观点认为,2010 1 14 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陪审员参加审判活动若干问题的规定》第8 (17)的规定就是有关法官对陪审员指示制度的规定,但是规定的过于原则,缺乏可操作性,同时并没有规定法官指示的强制性(18)。《试点实施办法》也有类似的规定,比如第21条规定,合议庭评议时,审判长应当提请人民陪审员围绕案件事实认定问题发表意见,并对与事实认定有关的证据资格、证据规则、诉讼程序等问题及注意事项进行必要的说明。法官对于人民陪审员指示的内容主要是与案件有关的法律规定,归纳案件事实问题当然也应属于其中之列。尤其是对于那些究竟属于法律问题抑或事实问题存在争议的事项,可以通过法官指示制度,决定是交由人民陪审员与职业法官一同评议,还是由职业法官评议。

(二)庭前会议

虽然《试点方案》和《试点实施办法》都只规定了在合议阶段审判长应当归纳并告知人民陪审员案件事实问题清单,但笔者认为,案件事实问题清单的归纳应当在庭前会议中进行,而且应当是庭前会议程序的主要任务之一。这样,在实际开庭审理时,人民陪审员才能有针对性地听取双方的陈述意见、审核证据,并就事实问题询问当事人、证人。毕竟人民陪审员不是职业法官,不可能在庭审一开始,就根据法律学识和审判经验,通过双方诉辩意见归纳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和争议焦点。而且,也便于诉讼当事人在庭审中陈述证据和事实时,采取更易为人民陪审员接受的方式,提高庭审效率和一次庭审成功率,同时也避免事后发生争议和质疑。

庭前会议在三大诉讼法中并没有作为强制性程序,但都有相关规定,(19)实践中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情况,在开庭审理前组织控辩双方(原、被告双方)交换证据、归纳争议焦点,处理回避、非法证据排除等程序性问题。基于归纳案件事实问题清单的需要,笔者认为,庭前会议应当为采用人民陪审制的诉讼程序的必经阶段。像日本的裁判员制度就规定,适用裁判员制度审理的案件,在第一次开庭审理之前,法院必须进行审前整理程序,对控辩双方的争议点进行整理。(20)

(三)案件事实问题清单在裁判文书中说明

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之前,采用人民陪审制审理的案件裁判文书与一般的裁判文书并无二致。但《试点方案》采用人民陪审员事实审与法律审分离的职权分工后,裁判文书如何体现这种职权分工,是个重要的课题。鉴于案件事实问题清单具有的重要法律意义,应当在裁判文书中说明,也便于当事人针对这一问题上诉。说明的内容既包括事实问题清单归纳过程的说明,特别要强调已经过当事人的确认,同时也要列明案件的基本事实问题以及事实问题的争议焦点。

结语

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调整了人民陪审员的参审职权,明确了人民陪审员只参与审理事实认定问题,目的是推动人民陪审员实质参与审理案件,能够切实发挥人民陪审员富有社会阅历、了解社情民意的优势。但职权分工的前提是能明确区分案件的事实问题和法律问题,审判长对于案件事实问题清单的归纳能够解决这一问题。而且,鉴于案件事实问题清单的归纳可能影响案件的审判结果,具有重要法律意义,应当将其独立为人民陪审制审理程序的一项必经程序,赋予其程序意义和法律后果。

当然,案件事实问题清单的归纳,只是解决人民陪审员职权分工的前提,问题远未结束。我国长期实行的是无职权分工的参审制,其诉讼程序与由职业法官组成合议庭的诉讼程序基本相同。在新的职权分工机制下,应当建立起与人民陪审员事实审相适应诉讼制度,使人民陪审员充分发挥其辨别事实真伪的天然优势,并且独立发表意见,与法官产生良性互动,确保司法民主真正落到实处。



(1)2005年全国人大《决定》第11条第1款规定,人民陪审员参加合议庭审判案件,对事实认定、法律适用独立行使表决权。

(2)李玉华、张思尧、杨亮著:《中国特色陪审制度的新发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128-130页;魏胜强:《法律论证场景的构建——关于我国陪审制度的思考》,载《法学》2013年第7期,第71页。吴芳、潘云华:《浅谈公民有序司法陪审》,载《法制与经济》20125月,总第311期,第13页。

(3)贺小荣、何帆、危浪平:《〈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实施办法〉的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报》2015522日第四版。

(4)【美】伦道夫·乔纳凯特著:《美国陪审团制度》,屈文生、宋瑞峰、陆佳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18页、第84-88页;陈泰和:《国人对民决团在英美法庭中的功能的误解》,载《时代法学》20122月第1期,第12页。

(5)李立丰著:《司法民主与刑罚适用——以日本裁判员制度为研究视角》,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53页;尹琳:《日本裁判员制度的实践与启示》,载《政治与法律》2012年第1期,第136页。

(6)资料来源于网络媒体报道:《路南法院首次尝试人民陪审员仅参与案件事实审》,http://www.tangshan.gov.cn/zhuzhan/jrts/20150610/217101.html2015715日访问;《鸡冠区法院人民陪审员“事实审”敲响第一槌》,http://court.gmw.cn/html/article/201506/09/179806.shtml2015715日访问;《南长法院“试水”陪审员制度改革》,http://news.jnwb.net/2015/0409/97963.shtml2015715日访问;《徐州市鼓楼法院率先试水人民陪审员组团事实审》,http://www.js.xinhuanet.com/2015-02/05/c_1114271904.htm2015715日访问;《山东枣庄法院尝试探索陪审员只参与案件事实审理》,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5-03/03/c_127538522.htm2015715日访问;《中原区法院率先探索分组合议事实审理部分陪审员有了更多话语权》,http://zzrb.zynews.com/html/2015-04/16/content_650628.htm2015715日访问。

(7)耿宝建:《在法律与事实之间——司法裁判中事实认定过程的法理分析》,载《河北法学》20081月,第26卷第1期,第137页。文中,将裁判所必须的事实分为证据事实和法律事实。

(8)耿宝建:《在法律与事实之间——司法裁判中事实认定过程的法理分析》,载《河北法学》20081月,第26卷第1期,第137页。

(9)德国学者卡尔•拉伦茨将此称为被“陈述”过的案件事实,在形成案件事实时,必须在考量个别事实在法律上的意义的同时,确认“该案件事实确实发生”。【德】卡尔•拉伦茨:《法学方法论》,陈爱娥译,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160-161页。

(10)张卫平:《民事诉讼法律审研究》,载《民事程序法研究》第二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5页。

(11)贺小荣、何帆、危浪平:《〈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实施办法〉的理解与适用》,载《人民法院报》2015522日,第04版。

(12)张明楷:《案件事实的认定方法》,载《法学杂志》2006年第2期,第30页。

(13)孙远:《证明对象、要件事实与犯罪构成》,载《政治与法律》2011年第8期,第105页。

(14)有学者称之为“结论主导”型的思维模式,见刘治斌:《案件事实的形成及其法律判断》,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年第2期,第14页。

(15)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92条,除依法应当由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的事实,以及与查明的事实不符的自认事实,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

(16)参考施鹏鹏著:《陪审制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19-121页。

(17)《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陪审员参加审判活动若干问题的规定》第8 条规定,合议庭评议案件时,先由承办法官介绍案件涉及的相关法律、审查判断证据的有关规则,后由人民陪审员及合议庭其他成员充分发表意见,审判长最后发表意见并总结合议庭意见。

(18)周欣、陈建新、聂玉磊:《论法官指示制度之构建——兼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陪审员参加审判活动若干问题的规定〉第8 条之适用》,载《现代法学》20113月,第33卷第2期,第161166167页。

(19)民事诉讼法第133条第四项,刑事诉讼法第182条第二款。行政诉讼法中虽然没有规定,但根据第101条,对于开庭审理程序,本法没有规定的,适用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因此也可以根据民事诉讼法的前述规定组织庭前准备程序。

(20)李立丰著:《司法民主与刑罚适用——以日本裁判员制度为研究视角》,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76页;尹琳:《日本裁判员制度的实践与启示》,载《政治与法律》2012年第1期,第139页。

上一条:未成年人犯罪累犯适用排除性问题研究 下一条:从“审中审”到“独立审”的嬗变:论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之弊端与重构

广西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桂ICP备12003722号
软件设计制作与技术支持:北京法意科技有限公司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 7及以上浏览器

桂公网安备 451381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