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案件快报>>案件快报>>正文
覃荣军诉韦宝杰合伙协议案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21日 09:56 文章出处:合山市人民法院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广西壮族自治区合山市人民法院(2015)合民初字第390号。

2、案由:合伙协议纠纷。

3、诉讼双方

告:覃荣军。

告:韦宝杰。

第三人:覃荣繁。

【基本案情】

原告覃荣军与第三人覃荣繁系同胞兄弟。原告与第三人的父亲覃龙原在合山市岭南镇溯河菜市有一处房产,后由其女婿李飞代其将该处房产售出后,经覃龙同意,李飞将售房得款2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汇给原告,由原告代其父亲管理该款项。2011年下半年,被告韦宝杰与第三人覃荣繁协商合伙购买一辆徐工牌吊车,20111110日,被告韦宝杰向广西南宁多田野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交付购车定金24080元。20111111日,原告覃荣军与被告韦宝杰共同汇款30万元至广西南宁多田野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廖学乾银行账户中,作为购买吊车的首付款,其中被告韦宝杰出资13万元,另原告覃荣军17万元资金中,有10万元为其向父亲覃龙的借款,有7万元为其自有资金。在支付首付款后,韦宝杰作为借款人与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贷有限公司签订贷款合同,覃荣繁作为担保人,共分36期向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贷有限公司偿还车辆贷款,每期偿还贷款16300元,从20125月份起开始以韦宝杰名义还贷,现车辆贷款已全部还清。该吊车登记在被告韦宝杰名下,车牌号为桂G01329号。购买该吊车后,该吊车一直由被告韦宝杰与第三人覃荣繁直接共同经营管理,韦宝杰负责联系经营业务,覃荣繁具备特种作业车辆的作业人员证书,由其驾驶吊车负责施工作业。车辆贷款优先从经营收入中支付,如经营收入不足以偿还贷款的,则由韦宝杰及覃荣繁筹措资金还款,该吊车的经营收入及利润分配由韦宝杰与覃荣繁不定期结算。原告与被告之间无口头或书面合伙协议,原告未与被告协商合伙购买吊车,亦未参与该吊车的合伙经营管理。被告与第三人在20111110日购买吊车时为口头合伙协议,后补签书面合伙协议。20156月份,因被告及第三人不认可原告为合伙人之一,双方发生争执,原告于2015612日将该吊车前挡风玻璃砸坏,被告遂向合山市公安局北泗派出所报案。2015620日,被告韦宝杰向原告覃荣军出具一张证明,内容为:“本人韦宝杰于20111111日上午在合山市岭南市菜市口农业银行证明覃荣军汇款壹拾柒万元整(170000.00)汇到广西南宁多田野工程公司廖学乾户头,用于共同购买徐工牌25K型号车身颜色为黄色,现车牌号为桂G01329”,韦宝杰在证明人一栏签名并加摁手印。

另外,第三人覃荣繁代原告覃荣军偿还其欠覃绍宁、覃开的借款3万元。2015622日,覃荣繁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覃荣军妻子蓝凤账户中汇款6万元,并给付蓝凤现金1万元。庭审中,覃荣军认可已收到覃荣繁给付的10万元。

【案件焦点】

个人合伙关系中,合伙人之间能否形成隐名合伙?

【裁判要旨】

合山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属于合伙协议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覃荣军与被告韦宝杰之间是否形成合伙法律关系。原告提起诉讼,主张其与被告之间有合伙关系,要求被告分割合伙财产并支付违约金,而被告只承认与第三人覃荣繁存在合伙关系,而否认与原告有合伙关系,原告就其主张事实负有举证的证明之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一条:“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订立书面协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46条:“公民按照协议提供资金或者实物,并约定参与合伙盈余分配,但不参与合伙经营、劳动的,或者提供技术性劳务而不提供资金、实物,但约定参与盈余分配的,视为合伙人”、50:“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伙协议,又未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登记,但具备合伙的其他条件,又有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有口头合伙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合伙关系”、第51条“在合伙经营过程中增加合伙人,书面协议有约定的,按照协议处理;书面协议未约定的,须经全体合伙人同意,未经全体合伙人同意的,应当认定入伙无效”的规定,合伙人之间应有合伙的真实意思表示,并就盈余分配有明确约定,这是合伙关系成立的实质要件。原告在本案中未能提供书面合伙协议,又不能提供两个人以上无利害关系人的证明来证实其主张事实,庭审中原告承认,其除了在20111111日拿出17万元,与被告共同将购买吊车的首付款30万元汇款给广西南宁多田野工程公司外,其从未直接与被告协商、约定合伙购买吊车,在购买吊车后其从未向被告提出过合伙经营事宜,其亦未参与该吊车的合伙经营管理、偿还车辆贷款及合伙结算事宜,其称全权委托第三人覃荣繁负责与被告协商及管理合伙事宜,但第三人对此予以否认,被告亦不承认原告为合伙人,因此原告与被告之间无合伙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合伙事务管理及盈余分配、债务承担等亦无约定,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合伙法律关系的成立实质要件,原告与被告之间没有形成合伙法律关系。至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问题属另一法律关系,双方可另行处理。综上,原告基于合伙人身份而主张要求被告支付合伙出资额363400元及违约金10000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相应不利法律后果,其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法官后语】

本案的焦点就在于个人合伙关系中,合伙人之间能否形成隐名合伙?笔者对此持否定意见。理由如下: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按照协议提供资金或者实物,并约定参与合伙盈余分配,但不参与合伙经营、劳动的,或者提供技术性劳务而不提供资金、实物,但约定参与盈余分配的,视为合伙人。既不参与经营的投资人只有在与对方有约定、协议的前提下,才被视为合伙人。而本案中被告韦宝杰一直以为是第三人覃荣繁向原告覃荣军个人借款,并不知道原告覃荣军是以入股的方式与覃荣繁进行合伙,而覃荣繁认可与原告之间存在借款关系,不认可与原告之间存在合伙关系,因此可知原告覃荣军与被告韦宝杰之间并不存在经约定、协商后意思表示一致的行为,因而原告覃荣军与被告韦宝杰不存在视为合伙人的情形。2、“法无禁止则许可”是我国民商事领域内的一条重要原则,但是实践中应当明白这一原则有着一个重要的前提。虽然民商事领域高度尊重意思自治,甚至当事人之间经过约定可以排除部分法律规定的适用,但法律尊重的意思自治是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自治,既经过协商以后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其协议的具体内容和作为方式才会产生“法无禁止则许可”的效果。本案中被告韦宝杰起初根本不知道原告覃荣军的存在,所以李原告覃荣军所主张的与韦宝杰是事实上的“隐名合伙人”一事,是单方面主张,不应予以支持。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五十条规定,合伙人死亡或者被依法宣告死亡的,对该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享有合法继承权的继承人,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或者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从继承开始之日起,取得该合伙企业的合伙人资格。依据此条文可知,合伙制度的精神是更注重合伙人之间的相互认可,而并非对资本的认可。即使是某一死亡合伙人的合法继承人,也只有在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的情况下,才会产生入伙的效果,否则只能继承该死亡合伙人的财产份额后退出该合伙关系。由此可知,本案中在被告韦宝杰不知情的状况下,依据合伙制度的精神,也应认定原告覃荣军与被告韦宝杰之间不存在“隐名合伙关系”。

编写人:广西壮族自治区合山市人民法院韦柳娟

上一条:肇事后主动报案,未离开现场,积极救治伤员,但事后处于失联状态能否认定为自首 下一条:前后签订协议书的采信问题

广西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桂ICP备12003722号
软件设计制作与技术支持:北京法意科技有限公司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 7及以上浏览器

桂公网安备 45138102000105号